腐文屋

第二十九章 生死之间知多少 二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?直到这时,一道人影才从高处落下,轻盈地落在两只朱蛤丈许之外。观察了两只朱蛤片刻,方才抽出一把长剑,谨慎的朝着两只朱蛤走来。
    段誉僵卧在两只朱蛤身前,看到这捕捉朱蛤的人终于从树上落下,在心生希望的同时却是大感怪异。只因这人身上罩着一件宽大的皮衣。皮衣由大块的皮子缝成,挡住了整个身体。除此之外,这人的手上带着皮手套,头颈上罩着皮套子,全身上下除了双眼外,几乎都被皮裘遮挡住了。段誉想要发声求救,身体却僵直的一动都不能动;想要看清这人的相貌,但却感到阵阵昏沉不停袭击着自己的脑海,让他眼前一片光怪陆离。
    近乎扭曲变形的视野之中,段誉看到这怪人慢慢的走到了两只朱蛤近前。先是用长剑将那些一动不动的毒蛇一一刺死,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两个晶莹的玉盒。接着他用带着皮手套的手,小心翼翼的从尾部捏起一只朱蛤,不让朱蛤的头对着他。慢慢的将朱蛤身上的丝网拨开后,才将挣扎吼叫不休的朱蛤放进了一只玉盒之中。收取了这只朱蛤后,他又依法收取了另一只朱蛤。
    直到将两只朱蛤都装入玉盒,这人方才放松下来,扯下了头上的皮套,却不是周易又是谁!段誉见到周易心中大喜,想要高声呼救,但嘴巴僵硬却是发不出半分声来,只能直直的盯着周易,希望他注意到自己。
    周易没有注意到段誉的表情,他扯下头上的皮套,微微松了一口气。以这南疆的闷热天气,穿着这一身不透气的皮衣,便如处在火炉一般。但这身皮衣却又是必不可少之物。莽牯朱蛤乃是天下少见的剧毒之物,收取之时必须要慎之又慎。自己可没有原著中段誉的主角光环,能让莽牯朱蛤主动送死。自己若是一不小心被朱蛤喷上一口毒气,凭自己那点浅薄的北冥神功修为,只怕撑不过一分钟去。自己躲在段誉身边数天,好像武侠小说中的老爷爷一般指点段誉,为的便是利用原著的情节,以最安全的方式抓住莽牯朱蛤这天生灵物。因此在这细节之处,无论做再多的准备都不过分。
    收取了莽牯朱蛤,周易方有心思再来看段誉。段誉这时因为闪电貂毒和莽牯朱蛤的毒气双双发作,已经陷入了半昏迷之中。周易摘下右手的手套号了号段誉的脉搏,脉搏细弱,危在旦夕,若无解毒灵药,只怕不出一时三刻便要毙命。
    原著之中段誉中了闪电貂毒后,因为嘴不能闭合,致使莽牯朱蛤追着蜈蚣自动进入了他的嘴里。结果蜈蚣和莽牯朱蛤都被他的胃液所消化,不但以毒攻毒的帮他化解了闪电貂的剧毒,还从此百毒不侵。但现在周易却将莽牯朱蛤给截胡了,对周易而言自然是得了天大的好处,但对段誉而言却无异于断掉了那一线生机。
    如果是草菅人命之辈,自然无所谓段誉的死活。但周易却有着自己的底线,自己的利益固然为上,但若能免伤无辜,却又何妨多费些功夫。这绝非假仁假义,却是远近亲疏的做人道理。于周易而言,为了利益而完全罔顾他人性命,并还沾沾自喜称之为丛林法则的,固然是禽兽之属;但宁可舍弃自己的切身利益,也要成全别人的,却也不过是分不清远近亲疏远的神经病。人之所以为人,在于能舍小欲而见长远,故胜于禽兽;人之所以为人,在于亲己而远人,贵我而贱彼,故尔能长存。此二者表异而理同,是为求存,而非自私。
    放在眼前,若让周易舍朱蛤而救段誉,自是绝无可能!哪怕只用一只也不行,因为成双成对的朱蛤,其价值却是远超单一一只。而段誉却只是萍水相逢一路人,纵然他是天龙八部的主角,和自己又有何关系。但若仅仅只是从朱蛤身上取一些蟾酥之类的浆液或者放点血,周易却愿意一试,毕竟段誉给他的观感很好,不损及自身的前提下,却是不妨救上一救。
    再次将皮套带在头上,周易从怀里掏出一支干净的竹片。一手从玉盒里取出一只朱蛤,一手用竹片轻轻刮挤这只朱蛤头部耳根附近的大疣粒。这疣粒通常都是蛤蟆的耳后腺,是其一身毒质分泌储存的主要地方。朱蛤虽然是蛤蟆中的异类,但想来还不至于连这等细微之处也要变异。当然若是变异了的话,那只能对段誉说声抱歉了。
    随着竹片的刮挤,朱蛤的耳后腺上沁出一缕金红色的浆液。周易没敢去闻,径直将竹片伸到段誉嘴边,让浆液滑入其口中。如此反复了四次,朱蛤一个耳后腺里的浆液都被刮挤干净,周易方才住手。而段誉服用了这朱蛤的浆液后,呼吸果然变得平稳起来,本来僵直的身体也渐渐松软,张开的嘴与眼都得以闭合。
    见到段誉已经好转,周易便将朱蛤又谨慎的收好。说来也奇怪,这朱蛤方才被抓之时反抗激烈,周易一只手都几乎拿捏不住。但被放入了玉盒一会儿后再取出来,这朱蛤便不怎么挣扎了,仿佛对这玉石“住所”很满意一般,叫声依然洪亮,但却没有了先前的凄厉之意。
    这使得周易陷入了沉思之中。他用玉盒来装朱蛤,其实只是一步“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”的布置。因为在天龙八部最早的报纸连载版里,朱蛤就是钟灵用玉盒装着借给段誉的。所以周易选择装取朱蛤的容器时,自然便选择了玉盒。但要说指望这步布置能起什么作用,周易却是不做奢求的。毕竟早在剑湖底的琅環福地里,周易就已经确认,自己穿越到的应该是三联版或世纪新修版的“天龙八部”世界之中。
    “天龙八部“这部小说有三个版本,即报纸连载版、三联书店版以及世纪新修版。其中报纸连载版与其他两个版本最显著的分别之一,便是关于无量山剑湖底琅環福地的布置。后两个版本中,藏在神仙姐姐玉像前蒲团里的,是记载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的卷轴;而在最早的报纸连载版中,蒲团里藏着的却是一块铜片和带毒的弩箭。其中弩箭矢是为了暗算对玉像不敬之人,而铜片上所写的内容,却是指点人去洞中的铜镜里学习天鉴神功。
    周易一年前找到琅環福地,其中的布置符合三联版和世纪新修版的描述,所以周易便确定自己穿越到了这两版中某一版所描述的世界之中。对于连载版的内容在这个世界是否还能够体现,却是始终难以确定。但今日抓取莽牯朱蛤一事,期间种种变化,却大多出自报纸连载版之中,如朱蛤竟然有一公一母两只、如朱蛤的叫声竟然能吸引慑服毒蛇、如朱哈适宜居住在玉石之中等等。
    这些报纸连载版独有的细节让周易再次认识到,这固然是天龙八部的世界,却也是一个复杂真实的世界,如果自己只知道顺着原著剧情走,只怕吉凶难测。毕竟任何的故事剧情都有着表面和实质的差别,而金庸又是出了名的“两面派”。在他的故事里,很多看上去好似“童话”一般的情节,如果追究逻辑细节,往往会发现太多与表面相反的阴暗内里。前世论坛贴吧之中,已有太多的人提出诸如“小龙女女儿代母嫁杨过”、“任盈盈暗中操纵令狐冲”、“慕容博他爹布局害萧远山”之类的阴险论调了。
    思索之中,段誉的状况已经稳定。周易摸了摸段誉的脉搏,确认他已无碍,便起身离开,朝着山上行去。至于段誉是否具有了百毒不侵之身,周易并不急着确认。朱蛤在他手,他自有时间去慢慢研究,反倒是接下来按照原著剧情会有一场高手激斗,若是错过未免可惜。
    而当周易离去后半晌,段誉终于能够动弹了,他甫一起身便扶着地面干呕起来。他方才虽不能动,但却将周易的行为都看在眼里,虽然知道周易是在救他,但只要一想到那朱蛤身上脓包里的脓液,流进了自己嘴里,就恶心的几欲想吐。只是他呕了半天却什么也吐不出来,只得罢手。随后他捧些土石,盖在闪电貂的尸身之上,才又出得林来。
    之后他走不多时,便见到左子穆仗剑急奔上山。他心想:“左子穆当是在追木站娘,我可不能置身事外。”当下悄悄跟随在后。左子穆挂念儿子安危,也没留神有人跟随,而段誉怕左子穆转身动蛮,又抓住自己来跟木婉清“走马换将”,和他相距甚远,所以才没被他发现。两人一走一跟,左子穆脚程极快,幸亏段誉此时身上已有七名无量剑弟子的内力,毫不费力的便跟着他一路上了峰。
    ;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